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900wz.com

第九回  開

終於開苞了,[轉載] 聖女性奴養成計劃(9-11)[轉載] 聖女性奴養成計劃(9-11)伊莉討論區伊莉討論區

其實我也很猶豫要不要讓蓮娜被開苞,還是讓她的處女保持到永遠蒞蓍蓁蒟,辣遷遰遯座實聖女之名,終於邪惡的思想還是戰勝了理智彰徹徶慺,榻槓槂槙讓蓮娜開苞了...這回更新比較慢∼希望下回我能加快一點吧!

────────────────────────────────────────────

徒埃斯在把粘糊糊的精液都均勻地抹在了蓮娜背上後,便都浴池清洗一下雙手銧鉽銬銀,寥察寨寠順道拿起肥皂。

徒埃斯把滿是泡泡的雙手輕輕按在了蓮娜的肩上,細心的按摩起來。

雖然多年來一直有下人服侍著敲敳斠斡,嶈嵿嵽嶆可是徒埃斯當年在沒加入光明教宗前,是曾經當過按摩師的,這可是沒多少人知道的秘密。

蓮娜哪曾受過專業的按摩技巧?在徒埃斯的高超技巧下,舒服得哼出了聲音,閉著雙眼的蓮娜,沒有留意到徒埃斯的手正慢慢地往下移。

蓮娜正享受之時,忽地感到胸前那對東西,被狠狠的捏了一下,嚇得她驚呼了一聲,低頭一看,便見到徒埃斯那滿是皺紋的雙手正緊緊地握著自己那對碩大的乳房。

徒埃斯知道蓮娜剛被他的『精血』感動了,加上之前足夠的思想工作,是不會對他現在的行動有太多的想法。

不過徒埃斯也沒有用上愛撫的技巧,諸如拉扯乳頭那些,徒埃斯還是慬慎地沒用上,只是稍為用力的搓揉著那對充滿彈性的乳房。

徒埃斯裝作不經意地掃過蓮娜的小乳頭,清楚地感到那已是硬了起來,蓮娜拚命抑壓的低喘聲也似是變得清晰起來。

過了好一會,徒埃斯才依依不捨的鬆開了雙手,雖然已經先後摸過了幾遍,可是那彈性的觸感對徒埃斯仍有相當大的吸引力。

徒埃斯並沒有打算放過蓮娜,在蓮娜的小腹上肆虐了一會後,徒埃斯便對蓮娜道:「你這個姿勢不好清洗下面,妳先四肢著地,然後對著我撅起屁股吧!」

蓮娜滿面通紅地照著徒埃斯的吩咐照做,當蓮娜撅起她那可愛的小屁股時,心中想道:「這姿勢好羞人啊!自己這時一定像是一隻小母狗。」這樣想著的蓮娜,不由自主的搖了搖小屁股。

正欣賞著蓮娜那白白粉嫩的小屁股的徒埃斯,被這突如其來的一記弄得鼻血也差點噴出來。

「媽的!真是頭小母狗,不用教也會自己搖屁股!」

徒埃斯兩手成爪形,一把按在蓮娜翹了起來的屁股上。徒埃斯輕輕按下,感受著那年輕肌膚的彈性,看著自己那又粗又皺的雙手,陷在了那肉屁股之中,所帶來的快感是徒埃斯之前未曾有想過的。

徒埃斯盡情的搓弄著蓮娜的屁股,屁股和乳房並不同,愛撫所帶來的快感並沒有那麼的直接,可是在精神及心理上卻是有差不多的效果。

蓮娜低著頭,面孔埋在了雙手之間,可是那不輕的喘息聲,和露出來那紅紅的耳朵,都充分的表現出她的狀況。

「啊!」

徒埃斯的臉緊貼著蓮娜的小穴,那溫熱的呼氣下接一下地噴在了蓮娜敏感的肉穴之上,徒埃斯用姆指掰開蓮娜的粉紅色的肉縫,道:「真是太骯髒了,這得好好地洗一下才行。」

蓮娜聞言,也顧不得那羞人的快感,抗議著道:「怎麼會!人家天天也有洗下面的!」

「什麼下面不下面,昨天不是教了你該怎麼的稱呼私處嗎?」

「呃...人家每天也有清洗小穴的。」

「那裡面呢?」

「這...有時也會洗的。」

「哦?怎麼洗法?」

「就,就是把手指伸進去擦啊!」蓮娜紅著臉應道。

徒埃斯搖搖頭,道:「這樣怎麼能洗乾淨呢?」說著,便從手上空間戒指處拿出了一根棒狀物體。要是幾日前,蓮娜一定會驚呼一聲,然後緊閉著雙眼,可現在,她卻是睜大了眼睛,然後道:「這根東西...」

徒埃斯笑了笑,道:「這東西是你們女性專用來清洗淫穴的,只要在上面塗滿了肥皂液,那就能清洗好下面,只是要小心動作不能太劇烈,不然會弄破處女膜!」

說著,徒埃斯便轉過身子,似是要在這根假陽具上塗上肥皂,可是他卻從空間戒指處,拿出了一瓶奇怪的藥物,仔細地在假陽具上塗抹。

「嘿嘿,終於給我等到了這麼的一天了!小蓮娜,讓爺爺好好的疼愛妳吧!」

徒埃斯轉過身子,把假陽具交給蓮娜,慈祥的笑道:「來,慢慢的把它塞進淫穴吧!不過要小心,不能太大動作,不然你的處女膜可能會破掉!」

蓮娜點了點頭,然後接過假陽具,面上帶著羞意,慢慢地把雙腿張開,右手掰開自己的小穴,嘗試把假陽具慢慢的塞進小穴之中。

徒埃斯看著那泛著淫水光芒的粉穴,慢慢地吞進那根不大不小的假陽具,嘴角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出乎蓮娜的想像,假陽具非常輕鬆就進了大半,那充實的感覺是蓮娜從來未曾嘗試過的。很快蓮娜就感到假陽具已是碰到了自己的處女膜,便立時把它慢慢抽出,然後又慢慢的插入。

徒埃斯看著蓮娜那愈來愈紅的面頰,輕輕咬著的下唇,還有那若有若無的輕喘聲,知道自己塗在假陽具上的春藥已經開始發揮作用,只要待蓮娜的神智不清,那他就可以親自為小蓮娜清潔她的肉穴了。

「唔....嗯....」蓮娜開始無法抑制地呻吟了起來,這時她的理智告訴著自己該停下了,小穴該洗乾淨了,可是她的手卻沒有停下,而身體的反應,傳來的快感無一不表示著它們對假陽具的抽插十分地接受。

「好...好奇怪...手停不下來....啊....啊呀呀呀!!!!」蓮娜的動作愈加劇烈,這讓徒埃斯很是擔心,她的處女膜會不會先被她自己插破了,讓徒埃斯弄假成真。

不過幸好蓮娜的自制力雖然無法壓制強力春藥,但卻成功的為徒埃斯保住了她的小穴。

在思想反抗而身體接受的情況下,蓮娜在第一次用工具自慰達到高潮的同時亦昏倒了。

徒埃斯淫笑著走近了蓮娜,為防萬一,徒埃斯在蓮娜的身上多施了一記昏睡術,這能讓蓮娜最少多昏上幾個小時。

徒埃斯扳過蓮娜的身子,看著蓮娜那雪白的嬌軀,毫無防備的攤開著,下身那粉紅色,微微張開的肉穴,像小河般流出大量的淫液,而上身那對巨乳,也因高潮後的急喘而上下搖晃著。

徒埃斯把蓮娜的兩條白生生的大腿推高,緩緩地把那根醜惡的雞巴插進蓮娜的小穴之中。

「嗚...好緊!這淫娃的肉穴比我想像中還要棒得多!哈哈,自今天以後,這個肉穴就是我的了,我什麼時候想『訓練』她的小穴,她就得乖乖的給我插!」

好不容易,徒埃斯總算抵達第一站,也就是蓮娜的處女膜。

「到了...這十多年來,我欲攻之以不能的聖地!」徒埃斯深吸一口氣,下身一挺。

「嗚!」正在昏睡中的蓮娜,也不禁呻吟了一聲。

「哈哈,穿了!我終於插穿蓮娜的小穴了!」這一刻,徒埃斯感到自己心中有什麼東西「啪」的一碎掉了,全身上下的毛孔同時張開,全身一陣舒爽。

「心魔!我的心魔沒了!哈哈哈,我的小蓮娜啊!你真是我的寶貝,讓我好好疼你吧!」徒埃斯自多年前愛上了蓮娜,修為便一直停滯不前。

現在徒埃斯得償所願,幹破了蓮娜的小穴,那心魔便碎掉,一直被壓抑著的功力,便要爆發出來,不過徒埃斯卻是立時用秘法禁制了自己的功力。

要知道徒埃斯一直處於聖階光明魔導師的巔峰,要是真的突破,進入了準神階,那很大可能會被神界的光明神知道,把他引上神界,徒埃斯可不願意才剛插穿那麼一下子,就被引上神界。

徒埃斯兩手插地,下體急速的在蓮娜的小穴中抽插起來,急劇的動作讓蓮娜的乳房上下晃動,就似要拋飛出來一樣。

徒埃斯俯下身子,一口含著那晃個不停的巨乳,舌頭似是蟒蛇般卷著蓮娜的乳頭挑逗著。

「嗯...」

徒埃斯的喘氣聲愈來愈大,面色也變得通紅,良久,終是忍不住喝了一聲:「嗚!!」

接著下身猛地停下那急劇抽插的動作,連抖了兩下,卻正是把那所剩無幾的精液灌進了蓮娜的嫩穴之中。雖然精液的量很少,可是徒埃斯還是把本來頂到了花心的雞巴拉出,以防萬一。

「呼...呼....」

徒埃斯低著頭,慢慢地把雞巴拉出,看著那一絲絲的血跡和白濁的精液,徒埃斯面上露出了令人看後不寒自慄的笑容。

「唔....」蓮娜晃了晃頭,勉力的想支起身子,可是右手一軟,眼看便要重重的掉在床上,一隻有力的手從旁扶著蓮娜的手臂。

蓮娜茫然的看了過去,便看到眼中帶有歉疚的徒埃斯。

「教宗爺爺,我這是怎麼...啊!」蓮娜動了動身子,卻感到下體沒來由一陣痛楚。

「蓮娜,唉...你剛剛清洗小穴時,因為動作太劇烈,妳的處女膜已經破掉了...都是爺爺不好,明知道妳的身體這麼淫蕩,妳還沒有自制的能力,就不該放任妳...」

蓮娜聽到前面自己的處女膜破後,頓感晴天霹靂,可當聽到徒埃斯自責的時候,連忙道:「不,教宗爺爺,不關你事...是我自己沒能控制好...難道我真的是天生淫蕩,不可自救嗎...」

「蓮娜,別灰心,你是光明神所指定的聖女,只要你正視自己身體的問題,並完成艱苦的訓練,那一切就會好起來的了!蓮娜,你相信教宗爺爺嗎?」

「相信!」蓮娜堅定地應著道。

徒埃斯抱著蓮娜,雙手輕輕的拍在了蓮娜背上,淺笑著道:「好孩子...不要懼怕,光明神永遠與你同在,你的前路永遠是光明的!你已經很累了,睡吧.....」

「嗯...」一陣夜風吹過,帶走了蓮娜面頰上的一絲淚水,讓她帶著微笑沉沉地睡著。

第十回  拷問訓練(上)

徒埃斯坐在房子之中,一臉滿足地看著記憶水晶之中,蓮娜被自己開苞的過程。

「十多年的養育,終於得到了一直所渴望的回報...不,還不夠,蓮娜的心中除了我,還有光明神,蓮娜只能是屬於我的...一定要再對蓮娜進行更深一層的調教,而且不能抹掉她的神聖。

我要讓蓮娜在外永遠都是那群愚民的崇敬對象,而私下卻每天都用她那唱出美妙聖歌的嘴巴為我口交,結出神聖法印的小手為我手淫,神秘聖潔的小穴每天都讓我插得淫水亂飛,無論我對她作出如何無理淫亂的事情,她也會認為我的行為是正確...

我要蓮娜成為史上第一個天真而淫邪的聖女,她的身體只奉獻於我!」

徒埃斯一邊看著記憶水晶中,昏迷的蓮娜被自己插得嗯哼嗯哼的呻吟,一邊幻想著自己和蓮娜的將來。

另一邊廂,蓮娜呆呆的坐在了床上,她的玉手來回撫弄著雪白的床單,心中難受的想道:

「昨天不小心把污水弄到這床單上,可是把它放到水裡洗一洗,今天又變成新的一樣。而我的身子...卻因為我的淫亂,在自慰的過程中弄污,不再是往昔聖潔的肉體了...主還要我這淫亂的女人當聖女嗎?聖女的首要條件就是貞潔,如今的我,憑什麼繼續當這聖女?

我一定讓徒埃斯爺爺很失望了,醒來的時候,他的面色很古怪....」

蓮娜就在這茫然之中,隨著夜色加深而慢慢的陷入睡眠之中...

「蓮娜,該起床了。」

徒埃斯輕輕的拍了剛睡醒蓮娜一下,笑著道。

蓮娜先是茫然的愣了愣,然後忽地哇的一聲抱著徒埃斯痛哭起來。

徒埃斯一呆,然後拍了拍蓮娜的頭,道:「怎麼了?」

「嗚...教宗爺爺,剛剛我夢到了自己不是處女的事被人知道,審判部隊的人把我脫個清光,在背上烙上『有罪』的字樣,被迫在滿是人的大街上爬行...」

審判部隊,光明神教中的獨立部隊,負責審判異教徒和犯錯的信徒是否有罪,蓮娜犯了聖女失貞罪,按罰是要在背上烙上有罪的字樣,再裸遊光明神教的所有屬地,然後在聖山上被燒死。

徒埃斯聞言頓了頓,接著似是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面上露出一副陰險的笑容,低著頭的蓮娜當然錯過了這精采的表情。

徒埃斯待蓮娜的哭聲漸收後,才笑著道:「蓮娜,難道你信不過教宗爺爺?爺爺說過你能繼續當聖女,妳就能繼續當!」

蓮娜聞言,一臉感動的看著徒埃斯。

「蓮娜,你聽著,就算全天下人,甚至是光明神,都不承認妳是聖女,妳還是能當聖女,因為光明神教有我,在教宗爺爺眼中,妳永遠永遠都是爺爺的光明聖女!」

「教宗爺爺....!」蓮娜感動得全然不顧兩人仍是赤條條,緊緊地抱著徒埃斯。

徒埃斯被蓮娜的突擊弄得下體的肉棒像是鐵棍一樣彈起,蓮娜那年青而活力的肉體,緊緊地壓迫著他那滿是肥肉的身體,一對充滿彈性的巨乳,毫無保留地擠壓著徒埃斯的胸膛。

正處於激動狀態的蓮娜,並沒感到自己的下體正被一根燒火棍緊貼著,只是本能地扭了扭身體。

可就這麼一扭,就讓本已爽得快要升天的徒埃斯差點就在這清爽的早晨把蓮娜射得一身都是黏糊糊的精液。

徒埃斯雙手一推,先把蓮娜緊貼自己的身體推開,然後不著痕跡地轉了轉身,把大屁股對著蓮娜後,徒埃斯裝模作樣地用手在面上擦了一把,讓蓮娜以為他也被感動到了。

徒埃斯咳了聲,然後道:「...雖然如此,不過要是你心中覺得有愧的話,那我就對你進行一個近似的小懲罰,不過罰過了後,妳就不能再像今天這樣,知道了嗎?」

「知道了爺爺,我甘願受罰!」

吃畢早飯後,蓮娜隨著徒埃斯到了其中一個地下室。

蓮娜看著掛在牆上的一系列刑具,面色變得蒼白,抖著聲音對徒埃斯道:「教宗爺爺,你該不會是要用這些...」

徒埃斯似正在計劃著些什麼,被蓮娜這麼一說,先是愕了愕,然後才一臉笑意的道:「傻丫頭,爺爺才不捨得把這些刑具用在妳身上呢!」

蓮娜聞言呼了一口氣,雖然她是甘願受罰,可這地下室中的刑具單是看上去就讓蓮娜感到不安。

徒埃斯見蓮娜還有點不安,就笑言:「這些刑具只是用來對付那些黑暗教會的教徒,只要蓮娜妳一直遵從我的每一句話,那就不會用在妳的身上了。」

「那就好,我最聽教宗爺爺說的話了!」

「來這地下室,主要是為了讓妳有被拷問的感覺。」

「喔。」

「我這就和妳說一下將會進行怎樣的懲罰吧!其實這懲罰也是訓練的一種。首先今天一整天,我都會在這對妳進行拷問訓練,讓你他日要是不慎到了黑暗教會的手上,也不會被拷問輕易征服,供出我教的情報。」

「我才不會被黑暗教會征服,把重要情報說出!」蓮娜有點生氣的抗議著道。

徒埃斯笑了笑,蓮娜的反應早在自己的計算之內,只見他道:「蓮娜,妳太小看黑暗教會了!他們的拷問,極盡邪惡之能事,遠非心地純潔的妳可以想像的。本來我是不欲讓妳受到這訓練,免得讓妳受到影響,可是如今妳已再非處女,身體變得比以往更為淫蕩,所以訓練的程度也得加上一倍了,希望蓮娜妳能捱得住這些訓練。」

被徒埃斯提起失貞的事情,蓮娜心中又是一痛,道:「我會盡力而為的了...」

徒埃斯笑了,今天最棒的笑容,因為他從這句話,清楚地聽出了蓮娜的心中已被他成功地劃上了淫蕩的標記。蓮娜她從心底無可抗拒的認同了自己的身體是淫蕩而敏感,縱然如何堅定的信仰也無法反抗快感的侵襲,她能做的,只有盡力而為而已。

徒埃斯輕輕拍了拍蓮娜的頭,道:「為求達到最好的效果,今天的訓練我將會對妳狠下心腸,無論妳如何哀求,我也不會心軟,當然,我希望蓮娜妳能堅持。」

蓮娜咬咬牙,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的決心。

徒埃斯最後道:「過了今天的訓練後,明天就是遊街的訓練了...嗯,你先貼著那十字型的木架,對,別動,讓我把妳綁好。」

徒埃斯一面肅然地為蓮娜四肢綁上了粗繩,然後拿出一條黑色方巾,蒙住了蓮娜的眼晴。

這時,徒埃斯的面上再無肅然聖潔的表情,有的只是那讓人見之欲吐的猥褻模樣。

徒埃斯再拿出一個封口球,硬塞在蓮娜的嘴巴之中。徒埃斯看著不安的扭動著身體,身上一絲不掛的蓮娜,大感快慰。

「不枉我連番佈局,從今以後蓮娜將會被我名正言順地盡情調教,直到她完全成為我的性奴,任我淫辱的母狗,哈哈哈哈!!」徒埃斯在心中如是地想道。

徒埃斯慢慢地走到了一旁的桌子邊,在蓮娜沒有注意到的這張桌子上,擺滿了淫具,諸如:皮鞭、獸毛掃、各種淫藥、灌水器、風動自震棒、真空拉乳器、麻繩...不等。

為防萬一,徒埃斯再度在蓮娜的身上打出一個禁言咒和束力咒,讓蓮娜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徒埃斯忽地嘿嘿一笑,道:「光明教會的聖女,終於落到了我們黑暗教會的手上了...今天就讓我這個闇之刑徒好好地調教一下妳,讓妳成為我們黑暗教會的性奴,任我們肆意玩弄吧!」

徒埃斯一直想宣之於口的說話,終於以角色扮演的行為來得到了滿足。這和對一個自己暗戀已久的人沖口說出示愛的話是一樣的充滿了刺激快感。

蓮娜聞言先是一呆,然後便明白了徒埃斯是作扮演黑暗教會的壞人,對被捕獲的自己進行拷問。雖然心中是明白了,可是聽著徒埃斯竟然說要把自己調成任他玩弄的性奴,蓮娜也感到自己的身體一絲道不清說不明的感覺浮出。

徒埃斯看到蓮娜的乳頭竟被自己的說話刺激得漸漸硬起時,著實感到有些出乎意料,可當他想到了蓮娜的感受時,一切都清楚明白了。

徒埃斯顯然十分滿意自己對蓮娜的影響力,大到不需出手,只用一句簡單的說話就讓她有快感。

不過他當然不會就此住手,徒埃斯頓了頓,沒有說話,便閉起呼吸把嘴湊到蓮娜的乳房前。

蓮娜粗重的呼吸,讓她的奶子一盪一盪的,差點要碰到了徒埃斯的鼻子上。徒埃斯看準機會,張大嘴巴一口就含住了蓮娜的半邊乳房。

蓮娜被他這麼一下,嚇得渾身一抖,沒待反應過來,就感到徒埃斯的舌頭在挑逗著自己的乳頭,那小小的粉紅已是硬得發漲,蓮娜雖然一直告訴著自己,正在玩弄自己的人是邪惡的壞人,不是敬愛的教宗爺爺,可是卻無法見效,身體比起以往來得更要敏感,被徒埃斯的舌頭挑弄了幾下,小穴就開始滲出淫水。

徒埃斯身為性愛場上的老手,自然知道女性身體的不同反應代表著什麼情況。徒埃斯伸出右手,輕輕地在蓮娜的陰唇上來回撫摸著。

蓮娜劇烈地扭動著身子,希望避過這『壞人』的侵襲,可是對於渾身無力,四肢被綁的她來說,一切都只是徒勞無功。

徒埃斯伸出手指,慢慢地插入蓮娜的小穴,那越是插入越是想要的感覺讓蓮娜的身子拉直,一對巨乳被拋起得高高的。

拉出抽插了一會的手指,徒埃斯邊把手指上的淫水慢慢地掃在蓮娜的面上,邊淫笑著道:「沒想到神聖教會的聖女,竟是一個如此淫蕩的騷貨,老子我本事沒有使出三分,你這淫娃的淫水就流得跟條小河一樣,真想看到那些光明教徒看到妳這聖女被我弄得呻吟連連的浪樣!」

蓮娜聽著這些充滿侮辱的淫話,在微微嬲怒的同時,也感到酥麻難耐的感覺越發強烈,小穴也告訴著她,它需要男人的那話兒來滿足,隨便誰都好...

第十一回  拷問訓練(下)

「妳想要嗎?妳想要我跨下那根雄偉粗壯的肉棒,插進那淫蕩的肉穴之中,狠狠地攪弄一番嗎?」徒埃斯把臉孔靠近蓮娜,在她的嘴邊似是噴氣般輕輕說道。「要是真的想要的話,妳就說啊,妳不說的話,我怎會知道呢?」

蓮娜的嘴巴被封口球塞住,自然說不出話,可是那呻吟聲,卻無疑告訴了徒埃斯,她的身體很飢渴。

只是徒埃斯卻似一點都不懂,還在囉囉嗦嗦地道:「妳不要只是呻吟啊,妳要的話,就說啊!說出來,我就一定用跨下的肉棒好好地滿足你!」

小穴的痕癢感覺讓蓮娜感到快要無法思考,由於四肢不能動彈,嘴巴又不能說話,蓮娜唯有不停地扭動自己性感的肉體,希望發洩掉那無盡的欲火,更希望的是讓徒埃斯也飢渴起來。

只是徒埃斯已轉過了身子,這時正煩惱著該用什麼淫具來調教蓮娜。

「雖然蓮娜的洗腦進度已經達到90%了,可要是太激的話,出於保護意識,她也有可能心中對我起不滿,嗯...這次還是不要玩得太激,其他的留待下次再玩吧!」

暗下決定的徒埃斯,拿著裝著一瓶透明液體的容器轉回身子。

「嗯∼∼唔唔唔!!」突如其來的冰涼讓蓮娜禁不住地渾身一震。

徒埃斯在蓮娜的一雙巨乳上倒上了那瓶液體。「嘿嘿,很舒服吧!這是用冰蛇卵中的蛋白製成的外用淫藥,縱然是聖女,也會被這藥力催成一個淫娃,一個對我言聽計從的性奴!哈哈哈,光明教會中,受萬人景仰的聖女,就是我徒..就是我的專屬性奴,在我面前俯首服從,任我姦淫玩弄,哈哈哈!!!」

徒埃斯的說話和冰蛇淫藥讓聖女處於一種奇妙的狀態,這正是冰蛇淫藥的特別之處,和一般淫藥不同,冰蛇蛋白能讓人變得清醒,試想像一下,一個人在清醒的狀態,似是一個局外人般看著自己的肉體違抗自己的命令,依從著其他人的指示,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徒埃斯一手用力的捏著蓮娜的乳房,飽滿的乳房在他的手裡完全變了形狀,彈手的肌膚在塗上了蛋白後更是滑不溜手,徒埃斯拍打著蓮娜的乳房,邊淫笑道:「真是個下賤的女人,天生就有一對淫蕩的巨乳!嘖嘖,又大又圓,摸上去還滑溜彈手,嗯,又十分敏感,真是天生就該是性奴啊!聖女性奴,哈!」

徒埃斯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到了聖女性奴,這是因為他想說出這個詞語太久了!能當著蓮娜的面前,用性奴去形容她,是徒埃斯最享受的其中一種凌辱!

而蓮娜,在變得清醒後,聽著聖女性奴這個詞語,心中也無可抗拒地想像被教宗爺爺姦淫的場面,也想起了自從到了這個島上,徒埃斯和她之間的一個個小故事。

就在這時,徒埃斯一把扯掉蓮娜的眼罩,蓮娜先是立時閉上雙眼,因為徒埃斯不知何時,手裡已多了一根蠟燭,刺眼的紅光讓蓮娜本能地閉上雙眼。

當蓮娜再度打開雙眼時,發現徒埃斯面上戴上了一個血跡班班的黑暗教徒面套。

徒埃斯用嘶啞的聲音道:「嘿嘿!任何人落到了我的手中,都將會失去一切,無論是自由還是尊嚴。」

當蓮娜聽到這一句話時,身體禁不住的抖了一抖。

「任何人落到了我的手中,都將會失去一切,無論是自由還是尊嚴。」

                               

                           黑暗刑徒  塞拉斯

因為這句正正是黑暗教會最可怕的施刑者──塞拉斯的名句,據聞在他面前,沒有誰能隱藏得了任何的秘密,而前任的聖女,也就是落在了他的手上,並在供出了光明教會大量的秘密後,被送到戰場上供黑暗教徒凌辱至死。

蓮娜永遠無法忘記那天陪同著徒埃斯所看到,那名聖女的慘狀。

和蓮娜一樣,這名聖女有著堪稱完美的身材,更有著成熟女人的魅力,豐滿得有點誇張的身材,那兩顆碩大之物,乳頭被拉得長長的,上面每邊穿上了四個鐵環,飽滿的乳房上全都插滿了纏繞著荊棘的銀針,下面的小穴被一根長槍直通到口腔穿出,而最可怖的是,這名聖女臉上並無痛苦之色,只有一種直到現在,蓮娜才明白的歡愉之色。

那是在性欲上得到極大滿足,超越了一切痛苦的無上大圓滿,如果蓮娜沒有猜錯,在長槍穿過那聖女的時候,既是她命畢之時,也是達到了無上大圓滿的一刻,所以那聖女面上才帶著奇怪的歡愉之色。

以後每當蓮娜聽到或是想起塞拉斯的名字時,同時也會想起前任聖女的慘狀。

徒埃斯看出了蓮娜的恐懼,這正正是他所要的效果,調教,不單單是肉體上的凌辱,更著重於精神上的折磨。

「滴」

很輕很輕的一聲,隨之而來,卻是蓮娜驚懼的痛呼聲。「唔嗚嗚嗚!!!」

徒埃斯沒有理會蓮娜,只是專注地看著那一滴一滴地滴在蓮娜那白晢乳房上的紅點,這時的蓮娜早因痛楚而拉直了身體,乳房隨著每一滴熱蠟的落下,就大幅度地上下拋動。

「嗚...」蓮娜的眼角流下了淚水。

徒埃斯眼中閃動著著妙的光芒,他十分享受此刻,蓮娜無助、混亂、茫然、恐懼和興奮的各種情緒,全都在眼中流露了出來,而這些負面情緒正正是每一個施虐者所喜愛的。

這時的徒埃斯慢慢地拿著蠟燭,在蓮娜身體上繞了一圈,其中以大腿處和乳房上滴落了最多熱蠟。

滴蠟這玩意,第一下往往是最難受的,而後來的,卻會慢慢地轉化成一種快感,一種痛並快樂著的扭曲快感。

徒埃斯看出了蓮娜開始漸漸的享受起滴蠟的樂趣,便停止了繼續,把蠟燭吹熄放在了一旁後,徒埃斯拿出了被蓮娜咬出了印痕的封口球,木質的表面深深地印著蓮娜的牙痕。

「蓮娜的肉體強度還是太弱了,不過要是太強的話,那才沒意思,看來蓮娜不是太適合接受拷問調教...嗯,以後的方向還是以羞恥露出為主好了。」

徒埃斯一邊想,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下,只見他伸出中指,在蓮娜的面前左右搖晃著,在蓮娜害怕的目光中,伸進她的小嘴裡攪弄。

接著帶著一絲晶瑩的唾液,沿著嘴角帶過下巴,乳頭,小腹,然後在陰蒂上大力地壓了一壓。

「啊!」

徒埃斯挺直了中指,用手腕發力,朝蓮娜的小穴深處不停地抽插。

下體早就痕癢不堪的蓮娜,在徒埃斯的突襲下沒有絲毫反抗的意思,下體隨著徒埃斯的指姦而不停噴出淫水,噗刺噗刺的水聲在這空曠狹小的地下室顯得格外刺耳。

「啊...啊...嗯....」沒有了封口球的壓制,蓮娜感到總算可以暢快地呻吟了。

「怎樣,很舒服吧?嗯?」

「才..才不是...!啊...!」蓮娜紅著臉,邊呻吟著邊說道。

對於蓮娜的口硬,徒埃斯沒有停止指姦,而是更是賣力地加快了速度,同時豎起食指和無名指,三指同姦。

「唔啊∼∼!!太,太快了,這讓我會..受不了了∼!!」蓮娜感到自己的下體就好像在崎嶇的山路騎著龍馬一樣,劇烈的抽插讓她難以忍受。

徒埃斯聞言,稍稍放慢了速度,然後又問道:「這比剛剛舒服嗎?」

「嗯...舒,舒服....啊,就,就是這裡...唔!」恰到好處的快感讓,蓮娜不自覺地扭動著腰肢,雪白的胴體在黑暗的地牢中起舞,一對乳房隨著她的身體擺房而左右飛彈。

「啊....!!!怎..怎麼停下了...我,我還想要啊..」蓮娜羞澀地道,那語氣中悵然若失的感覺十分明顯。

徒埃斯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卻解開掉她四肢的束縛。

「趴到地上,翹高屁股。」

「不..!我才不會這樣做的!」

「妳不要了嗎?妳不想要更快樂更刺激的感覺嗎?妳滿足了嗎?」一連三個問題,蓮娜默然,但她的身體卻作出了回應。

蓮娜低下了頭,然後咬著下唇,慢慢地伏下了身子,四肢震抖著支起了身子,兩手用小臂貼著地面,而下體則高高仰起。

「屁股向著我,用手拉開臀肉,露出妳的屁眼向著我。」

「嗚...」蓮娜扭動著屁股,艱辛地移動著身子,接著兩手掰開結實的臀肉,露出了那小小的洞眼。

「呵呵,好乖的母狗,讓主人來犒賞一下妳吧!」

徒埃斯兩手按在蓮娜那白白嫩嫩的小屁股上,軟滑彈手的觸感讓徒埃斯迷戀不已。

「唔...快點..插進來...」徒埃斯捏得過癮,可是蓮娜卻更感肉穴的渴求。

「呵呵,小淫娃,騷迫很癢嗎?」

「嗯...很癢...」雖然神智清醒,可是身體強烈的需求仍讓蓮娜不得不順接著徒埃斯的淫話說下去。

「想要我的雞巴插進妳的淫穴裡狠狠攪動,然後把黏稠的精液全都射在妳的深處嗎?」

「想..想要...」

「想要什麼?妳不說我怎麼知道呢?妳想要妳便得說...」

眼看徒埃斯又要囉嗦起來,蓮娜急忙應道:「我,我想要你的大雞巴,插,插進我的淫穴裡面,然後,射..射在裡面...快點..好嗎?」

蓮娜那嬌柔的淫聲浪語,讓徒埃斯的下體達到了硬無可硬的地方,徒埃斯左手輕撫自己的肉棒,,他感到自己似是回到了數十年前那般的年輕而雄壯。

「好,就讓我幹破妳這聖女的淫穴!」徒埃斯低吼一聲,扶著蓮娜的腰股,用力把雞巴插了進去。

「啊!!」

徒埃斯雙膝跪地,下體完全緊貼著蓮娜的嫩臀,用最小的幅度作出快速的抽插,而雙手也從下而上托著蓮娜的雙乳把玩著。

和平常不同的觸感,全因為乳房上那冷卻下來的蠟液,乳房上滿是蠟液,這與別不同的手感卻讓徒埃斯更是興奮,他的腦子裡再度浮起了蓮娜剛剛在眼中流露的無助和痛苦之色,此刻的徒埃斯就像一頭野獸,渾身的力量都在繃緊的肌肉處發揮出來。

蓮娜感到騎在自己身上的不像是徒埃斯,甚至不像是個人,就像一匹瘋了的野馬,一下又一下劇烈的撞擊,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在地牢中十分響亮。

那種完全是被騎著,侵犯著的強烈快感讓蓮娜完全迷醉其中,下體微微的痛楚,掩蓋不了那強烈的快感,似受到電擊而麻痺的身體,清楚地告訴著蓮娜,她有多喜歡這種感覺。

淫水飛濺的水花聲音和淫蕩粗重的喘息聲,似是兩支軍隊般夾擊著蓮娜的心防,似是在告訴她,縱然她如何的努力想要抵抗這種墮落的快感,她還是永遠無法的改變自己那淫蕩的身體和靈魂。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一聲響亮而長久的淫叫聲中,蓮娜和徒埃斯同時達到了頂點。

滾燙的精液似是源源不絕地射進蓮娜的肉穴之中,那沖力和熱力讓蓮娜的高潮快感一直持續不下,直到好一會兒,徒埃斯呼著大氣拉出雞巴,然後大量渾濁的精液從蓮娜的淫穴流出後,蓮娜的呼吸才慢慢地變緩。

在蓮娜驚恐的目光中,徒埃斯再度站起,不過這次他只是把褲子穿上,然後拿過一塊似是雪白的毛巾,幫蓮娜細心地清理好身上精液和淫水,然後把毛巾搭在蓮娜身上,遮掩著她滿是蠟液的肉體。

蓮娜看著徒埃斯把面罩拿開,不禁呆了一呆,只見這時的徒埃斯,淚流滿面。

徒埃斯輕嘆一口氣,道:「蓮娜...別怪爺爺剛剛狠心,可是這一切都為了妳好,我知道妳心裡責怪爺爺,說那種話來侮辱妳,可是只要妳能變得更堅強,爺爺不在乎...」

蓮娜聽到這裡,心裡一陣愧疚,在剛剛的『訓練』之中,自己壓根兒就沒有好好的學到了什麼,反而一味沉醉在性欲之中,完全任由教宗爺爺所扮演的壞人擺佈,甚至連那像是母狗一般下賤的動作也照做。

「不,爺爺,我知道你的苦心!是我不好,沒有能好好的控制好自己,爺爺,請你更多點的訓練我吧!我一定會努力學習,不會讓你失望的!」

「蓮娜...」徒埃斯轉過臉,衣袖似是不著痕跡地掃過了臉孔。「好孩子,我知道妳一定能克服身體的本能,不過爺爺也知道,一馳一張才是正道,訓練是要做的,可是我求的不是讓妳完全抹殺自己的本能,而是懂得克制並壓下它。

只有在我的面前,妳才可以完全地放鬆自己。蓮娜,無論妳在我面前如何的淫蕩,爺爺也堅信,你永遠是最棒的聖女。」

「爺爺...」蓮娜完全呆住了,她一直都以為徒埃斯是要完全地抹殺掉自己對性的感覺,可原來並不是這樣的,原來教宗爺爺是這麼為她著想,這麼的包容自己。把自己的淫蕩的行為視作對長輩的撒嬌一樣,這時的蓮娜,心中完完全全地敬服著徒埃斯。

對她而言,世上再沒有比徒埃斯對她更好的人了,而這種想法更讓蓮娜下定決心,要把徒埃斯所有的訓練都好好地完成,一次完成不了,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一直『做』到合格為止。

徒埃斯拍了拍蓮娜的頭,轉過身子溫柔地道:「蓮娜,好好休息,明天就要接受小懲罰了!」

蓮娜聞言,輕聲地道:「嗯!」然後接著,用悄不可聞的聲音道:「爺爺,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900wz.com